助产士倪胜莲:有时候觉得接生就像走钢丝

2010-10-28 10:56:54 来源: 网易亲子 举报
0
分享到:
T + -
 
金韵蓉:要让孩子独立 就要给他温柔的港湾
 
倪胜莲,从事助产工作21年,现任北医三院产房护士长,曾去新西兰进行助产技术的学习和交流。参与了适合中国助产士的教育课程的开发。推崇自然分娩理念。
  我要留言 阅读更多亲子连线内容
 

毫不夸张的说,助产士在产妇产程中的作用与产科医生一样重要,有时候甚至起着决定性的作用,助产士的守护直接关系到母婴的安全。

就象我们的嘉宾倪胜莲所说:“接生对助产士的技术,甚至是耐心,都是一种考验,有时候我真觉得像走钢丝一样。”

做助产工作,痛并快乐着

网易亲子:您做助产士工作有多久了?

倪胜莲:二十一年了。

网易亲子:您是从毕业就做助产士吗?

倪胜莲:对呀。 我一开始在成都,后来又去了安徽,然后才到的北京。

网易亲子:在北京多少年了?

倪胜莲:八、九年了吧,九年。

网易亲子:您最初学的专业是什么?

倪胜莲:我最初学的是护理。

网易亲子:毕业以后做助产士?

倪胜莲:对。

网易亲子:上岗之前,是有培训的吗?

倪胜莲:当然有培训啦,但是培训就是医院相当于老师带徒弟的那种,找一个年高的老师带你,是这样的。

网易亲子:您开始学护理的时候,有想过以后做助产士吗?

倪胜莲:没有,那会儿没有概念。

网易亲子:您对自己现在做助产士这个职业满意吗?

倪胜莲:挺好的,但是觉得压力太大。

网易亲子:您能对您的工作做一个评价吗?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工作?

倪胜莲:就像刚才所描述的,压力挺大,但是也挺快乐的,挺辛苦的,有时候甚至挺痛苦的,但是终归来说还是挺快乐的,有一个说法不是说医生是痛并快乐着嘛,就是那种感觉,有时候真的是很烦,很难受,但是想想看,看那些孩子们,当妈妈抱着孩子的时候,真的是觉得也挺欣慰的,也挺开心的。

网易亲子:如果有机会让您重新选择,您会不会就不做这个了。

倪胜莲当初我的确是不太喜欢这个地方,因为在医院实习的印象里面就觉得,产房嘛,哎哟,产妇的声音,叫啊,嚷啊,就那种概念,挺血腥的,也觉得脏。你想想我1990年毕业的,那会儿跟现在比,还是有一些条件的限制,产房不像什么眼科或者内科,感觉比较清爽,刚刚分到产房的时候,特别不情愿。

网易亲子:现在应该说有了挺大的改变了?

倪胜莲现在这么多年了,就像自己的一部分了,觉得真是割舍不下。这辈子干这个还是挺好的,就自然而然,已经融合成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了。你想想二十多年都在同一个地方,自然而然感情就很深了。真的是痛并快乐着。

网易亲子:有没有统计过,你做助产士以来,接生过多少个孩子?

倪胜莲:我在成都工作的时候有过一个粗略的统计,至少是好几千。因为我有一次统计了一年,可能就有三百,平均一个月要接三十多个,那几年里面。

网易亲子:到三院以后,数量应该会增加吧?

倪胜莲:到三院以后没几年我就做护士长了,所以相对来说要少一些,而且有一些机会要留给新的助产士,会多给她们一些机会。

做助产士不但要头脑清醒,还要手脚麻利

网易亲子:是不是剖腹产就不用助产士了?助产士的工作都包括哪些?

倪胜莲:不是啊。产科病房的护士,按咱们的注册联盟或者是WHO的那些概念来说,也算是助产工作的一部分。

对产后妈妈和宝宝的护理,好多知识的宣教等等,我们都是要求要掌握的,也是可以胜任的。有时候在产房床位紧张的时候,这都是我们的工作范畴。

网易亲子:但是日常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接生对吧?

倪胜莲:对,我们目前最重要的一块就是产程的观察与接生,难产协助大夫把难产处理好,比如说拿产钳,或者是在产程过程中发现有手术指征,就要做一些术前的准备,洗助,然后送到手术室。还有一些就是遇到紧急情况,参与抢救。因为分娩当中蕴藏着很多异常的危险因素,有些时候是瞬息万变的,甚至对孩子和妈妈来说是分秒必争的。所以我们产房的助产士在这方面的要求是挺高的,快捷的反应,抢救,尤其是我们北医三院是危重产妇的抢救中心,这种有并发症的产妇比较多,所以真的是随时随地都要做好抢救的准备,就像我刚才第一句话说的,压力挺大的。

助产士要反应特别快,真的是要手脑并用,身体也要特别好,大部分产妇晚上生,熬夜也是非常辛苦的,但是夜班就这种状况,你还要保持头脑清醒,手脚麻利。因为孩子出来就是一瞬间,你该处理的,比如说防止他窒息、缺氧,处理完孩子的脐带,马上还要处理妈妈的胎盘,要处理伤口等等,就这几分钟,你就得把好多事情理清楚,孩子一旦缺氧出来要抢救,那你马上要想到抢救出来该怎么弄等等。这边一回头,妈妈出血多了,产后出血,你要想到该怎么抢救,该怎么上手等等,所以说要求助产士的反应是非常快捷的。

夜班顺产分娩量将近是白班的两倍,工作非常辛苦

网易亲子:北医三院一共有多少助产士?

倪胜莲:现在在岗的有12人。

网易亲子:白班有几个?

倪胜莲:白班我们现在有5个人。

网易亲子:晚班呢?

倪胜莲:是这样的,夜班正式的工作人员是两个,但是每班都会配实习和进修的人员做协助。白班有可能没有协助的人员配备,但夜班一定要有。因为从我统计或者普遍的规律来说,夜班分娩的多,工作量是相当大的。夜班顺产分娩量将近是白班的两倍,所以夜班非常辛苦。

工作量太大,想安慰产妇是心有余而力不足

网易亲子:自然生产的妈妈都有这样的体会,在你痛得不行的时候,真要是旁边有个大夫给你一句安慰的话,疼痛感就会消减很多。您在工作的时候,一般都会怎么样安慰产妇?

倪胜莲:都会这样的,其实作为助产士,常规的我们都会给她们擦擦汗,鼓励她,给她弄一些能喝的水,或者是奶茶等等,或者她准备的,或者我们在她进入产房的时候,也会跟她说联系家属,送一些备用的来,到时候会喝。因为生孩子也是一个体力活,需要一些水分、能量的补充,所以我们常规的都会这样做。没有助产士在产房里面闲着,目前我们的工作状态,只要稍微有空闲,都会陪着她们,都会像你刚才说的,安慰安慰她,帮她擦擦汗,摸摸头,告诉她,宫缩的时候指导指导她怎么用力。

但是我们,就拿我们北医三院这儿来说,实在是太忙太忙了,床位非常非常紧张。这样的工作量,有时候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大部分时间我们都是,尤其在生产的时候,我们也是绝对要保证母婴的安全,台上台下都有人,再加上我们的大夫,有时候需要儿科大夫的协助。反正我们都是尽最大努力去做吧,保证她们的安全。

网易亲子:经常听过来人说,人家助产士见惯了生孩子的,都不拿你这当回事,你大喊就训你一顿。

倪胜莲:不会,这个在我们这儿是绝对不会的,绝对不允许这样的。

我每次都教育我们的护士,尤其是我们这儿都是女同志,不是自个儿生孩子,就是经常见到姐姐妹妹或者亲戚朋友生孩子,那天我们一个小助产士我就亲自让她自己躺到床上,她还没结婚呢,让她躺一会儿。她说“哎哟真不容易,这床躺着也不舒服,还得躺那么长时间。”她就自己体会,我说是啊,你现在还没结婚,等你以后结婚生孩子的时候,更有体会了。还有我们同事自己生的时候,她们就非常有体会。生孩子真的是挺不容易的,自己喊,也不舒服,然后自己还不好意思,就那样有了亲身体会以后,对产妇她能够产生共鸣,包括我自个儿也是顺产,的确是很不舒服,难受。

网易亲子独家专稿,未经许可,请勿转载!

勾俊杰 本文来源:网易亲子 责任编辑:王晓易_NE0011
分享到:
跟贴0
参与0
发贴
为您推荐
  • 推荐
  • 娱乐
  • 体育
  • 财经
  • 时尚
  • 科技
  • 军事
  • 汽车
+ 加载更多新闻
×

有些人很少护肤,却也显得很年轻?

热点新闻

态度原创

网易号

查看全部
阅读下一篇

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女人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