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访高原:为了女儿 我愿意装怂

2016-04-19 04:36:56 来源: 网易亲子 举报
0
分享到:
T + -
她也担心女儿将来会受到媒体的过分关注,她希望女儿不会做音乐这行,但如果女儿真的喜欢,还是会支持她。

《我是歌手》歌王之战,老狼请来了中国摇滚天团作为帮唱嘉宾,而有一位特别的女性也去了现场,再次拍摄记录了这珍贵的一幕。她就是中国资深摇滚摄影师——高原。

提起高原,大家都不陌生。除了她摄影师的身份,高原还是一位有范儿、有才华、有颜有品的妈妈。

近日,网易亲子独家采访到高原,一个半小时聊下来,你会发现,她性子真的很直爽,说话毫不遮掩。

她独自带大女儿窦佳嫄,在女儿三岁半之前,她完全一个人带,曾经被书中所写的“婴儿猝死”吓到,她就守着熟睡的女儿,过一会儿就去探探她的呼吸,捅一捅她,看女儿好好的,她才放心。

她也想给女儿最好的生活,为此,她在女儿三岁半上幼儿园时,就把她托给了寄宿制的幼儿园,她自己则出去疯狂地工作。但后来,她发现,什么也比不上陪伴孩子重要,与其在外面辛辛苦苦瞎跑,还不如多陪陪孩子。她说,一个活儿挣不到100万,还不如不接。

她也遇到过带孩子看病难的问题,她曾在凌晨带高烧的女儿去医院看急诊,等了三个小时都没看上,最后女儿发展成了肺炎。

她也为女儿骄傲,女儿爱漫画、cosplay、烘焙、音乐,都没有上过兴趣班特意学过,但都做得很棒。

她也担心女儿将来会受到媒体的过分关注,她希望女儿不会做音乐这行,但如果女儿真的喜欢,还是会支持她。

专访高原:为了女儿 我愿意装怂

网易亲子专访高原。点击查看本期专题》》》

她也曾是一位焦虑的新手妈妈

主持人:佳嫄的小名儿是不是叫小院儿?这名字有什么意义吗?

高原:对。这是她爸当年起的,他怎么想的我也不清楚,反正觉得挺可爱的吧,小孩子小时候都有小名儿,就起了这个,可能还有一些四合院情结在里面。

主持人:感觉您是很有范儿,有才华、有颜有品的妈妈。

高原:对,是妈妈,但作为妈妈,其实也是在小院儿出生半年左右(才有感觉)。刚生下来时,我没有这种感觉,我不像一些母亲,会在孩子生下来看到第一眼时就很激动、热泪盈眶什么的,我没有。我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,想“这什么呀?”,紫色的一个小肉球,没有现在这种“这是一个孩子”的感觉。

主持人:您是顺产吗?

高原:顺产,疼死我了,疼了八个小时吧。因为当时没想过会那么疼,看了一个BBC的纪录片,那里面描写的是外国人生小孩,在自己家的浴缸里,“嗷”了一声孩子就生出来了,我看了以后觉得这么简单这么容易,那我也可以,也没有想剖腹产,没有预约麻醉师,什么都没有,后来疼到两个小时我就已经傻了。

主持人:小院儿小时候都是您自己带的吗?请保姆了吗?现在很多新手妈妈,特别是头一年,会特别焦虑特别累。您当时呢?

高原:我当时一样啊,也没法儿睡觉,也焦虑,也是因为没有经验。

有一个小时工每天会来打扫一下家里的卫生,没有请阿姨,带孩子都是我自己一个人。

她睡觉的时候我经常会这么看着她喘不喘气。因为我看过有一些报道,说小孩会在睡眠中猝死,有时候看她好像没喘气我就会捅一捅她(笑),真的会这样,特别担心。再稍微大一点她会翻身了,趴过来睡,我就更不敢睡觉了,怕她堵到鼻子,可能会没法儿呼吸,我就会很关注,捅一下,喘气了?行了。真的会这样。

主持人:一个人能带过来吗?现在好多家庭都是四个老人加小夫妻俩带一个孩子。

高原:所以很辛苦,有次我记得都累得不行了,那时候小院儿还很小,刚会翻身的时候,在我们家很大的大床上,我说小院儿我能跟你商量件事儿吗,她不会说话,坐那儿蠕动,我说妈妈实在是太困了,睡会儿觉,你别掉下去行吗?说完这句就睡着了,可能睡了半个小时,我醒了以后,她自己坐那儿就抠着她眼前那些玩意儿,真的特别乖,可能是知道,“妈妈,你太累了,今天我就饶了你吧。”真的是非常累,现在我经常神经衰弱睡不了觉,我在想是不是因为那时候看小孩。

主持人:您一个人要陪孩子玩,带孩子,还得自己做饭,能忙得过来吗?

高原:以前把她放在一个小栅栏里,然后我去厨房做饭,她就被关在那个小栅栏里,怕她爬出来危险,栅栏里有她喜欢的玩具,做饭也很简单,不是满汉全席,她就吃个糊儿什么的(笑),都是我自己做。我吃得也很简单。

主持人:好厉害啊。

高原:我现在觉得我挺厉害的,那时候焦头烂额的。

主持人:您带她到几岁?

高原:她上幼儿园,三岁半,然后我才出来工作,干活儿,挣钱。

主持人:上幼儿园之后有人来帮忙照顾孩子吗?

高原:我老爹,帮忙接孩子,后来我也有接电影剧照什么的,一走就是一个半月两个月的时间,那时候就都是我爸爸帮我接送她,照顾她,所以小院儿跟姥爷的感情很深。

主持人:女孩儿还好吧,比较安静乖巧一些。

高原:谁说的,小孩儿可不管,一样作一样闹。

她也经历过给孩子“看病难”的问题

她小时候发烧,有一次发到42度,当时吓坏了,去儿童医院,带着她打车去儿童医院,医生说儿童的体温本身就会比成人高,所以她发烧到42度其实跟我们大人是两个概念,我们发烧到42度人就烧傻了,但小孩还算正常范围,很多知识都是在实验中得到的。

主持人:儿童医院的人多吗?

高原:那时候还行,应该比现在好一点,但人也很多。有次她肺炎,我们凌晨去儿童医院挂急诊,等了三个小时没看上,回家直接吃退烧药,最后就直接肺炎了,住院了。

主持人:没想到作为名人,也跟我们普通人一样有看病难的问题。

高原:没后门(笑),只能去挂号排队。

主持人:没有私人医生到家里看吗?

高原:我还没有出名到那个程度(笑)。

女儿做危险的事儿 她上去就一巴掌

主持人:看之前的报道,小院儿一岁多的时候吞了瓶盖儿,还好倒提着给拍出来了。

高原:当时不是我拍的,我特怂,站那儿没有任何反应,就看着她的脸变紫了。

她嘬一个矿泉水瓶,瓶盖儿一下就进去了,我那朋友,女的,特猛,当时直接就把她弄过来拍,但也没拍出来,最后是那女孩用手从她嗓子眼儿里弄出来的。她一边哭一边脸色越来越紫,当时把我吓的,头脑一片空白,一直看着她在那儿哭,脸色在变,那次真的给我吓坏了。

所以我说我没有小院儿强,我歇菜的时候她救了我了,她小时候遇到危险,给我怂的,我吓坏了。

主持人:之后有没有专门了解一下儿童急救的知识?

高原:其实我在之前一直都很注意这些,但真的,当你自己的孩子碰到这种情况的时候,就不知道了,也因为那朋友是旁观者,可能真的是有这么一个心理因素的,我相信如果我看到别人孩子应该也会很冷静,但就因为那小孩是自己的,你立刻就傻了,可能有这个原因吧。

主持人:之后她如果再干其它危险的事情,您就会打她,是真的吗?

高原:小时候会打。

主持人:打到了几岁?

高原:5岁? 她可以听懂你在说什么的时候就不打了,因为她很小的时候就会去摸电门,然后拿一个什么东西放嘴里,她知道你会急,她就逗你,小孩儿会这样,拿一个球(试探地往嘴边放),这时候你跟她讲道理没用的,只能上去就一巴掌,打手啊,不能打脸,或者打屁股,等她疼了她就知道不能再这么干了。

主持人:打哭了吗?

高原:哭啊,肯定哭。

主持人:打得多吗?

高原:不多,老打她也不记呀(笑)

主持人:现在她还记得妈妈打过她吗?

高原:我不知道哎,应该记得吧,不记得疼了,但应该记得这事儿。

主持人:你现在回想起来觉得这种教育方式对吗?

高原:我认为是对的,或者还有什么更好的教育方式吗?作为一个单身女性,在家看一个这种年纪的小孩儿,我认为这是最好的方式。

主持人:带孩子挺困难的,有时候没办法。

高原:对呀,而且现在小孩都娇气,我觉得揍她一两回挺好的,别那么娇气。

女儿上幼儿园和小学都是寄宿

主持人:聊聊孩子上学的问题,比如她上幼儿园、小学、初中,您会尽量给她找最好的学校吗?

高原:当然是这么希望的啦,但这不是还得根据个人状况嘛。

幼儿园选的是全托,小学也是寄宿的,所以我刚才不是说嘛,需要有时间跟她在一起。到中学就是什么“计算机大派位”,你只能在你们家周围找,所以没得挑,就上呗。

主持人:幼儿园的时候一周五天全托吗?

高原:对。

主持人:那么小的小孩儿,她适应吗?

高原:她不适应也得适应啊,因为没有办法。幼儿园是有一个循序渐进的方法的,比如第一年进去时头三个月是隔一天接一次,后三个月是中间接一次,再到后来就是全托了,真正到全托的时候我就出去干活去了。

主持人:所以一周见一次,放学后远远的看到你会扑过来吗?

高原:会啊,还会哭的,但那个时候真的没有办法,我不出去挣钱,大家都喝西北风呗,也不能老伸手管我爸要啊,这么大人了,我爸能帮我的就是我出去的时候他帮我接送,就是这样。

主持人:上小学也是星期一到星期五在学校住?

高原:对。

主持人:平时也没有交流,只有周末?打电话吗?

高原:不能打,没有电话,除非生病了,老师会让你把孩子接走,那时候我就老让她生病(笑),我说“哎,要不要生病啊?”(笑)她有时候也挺配合的,所以她可能真的是她们班请病假最多的同学。

主持人:真的是不一样的教育方法。

高原:是,可能我跟别的家长不太一样,就是我不希望孩子在分数和学习中有太多烦恼,前两天我去开了家长会,老师在前面讲的那些事情我完全听不懂,真的是完全听不懂,她说初二现在已经要冲刺了,因为初三就要考高中,老师也很辛苦,在黑板上列了一些表,什么百分率还是什么的,你要考多少分,什么样的学校收什么样的学生,哪科哪科考多少回,怎么怎么着,我就傻了,我想天哪,这怎么办哪。我都听不懂,更甭说一个孩子。

我觉得现在的孩子太痛苦了,我今天从家出来的时候,我身边一个妈妈也是在送她的儿子上中学,也是在跟他说分数的事儿,“你这再多个15分就什么什么”,当时我头都疼,我想这孩子活得真可怜,每天都在做题、抄作业、考试、计算自己的分数,全都是这些。而且你学的这些,你长大后根本用不到。

我希望我今天说的不会误导爸爸妈妈们,但真的,作为父母,陪伴是最重要的,宽容和理解是最重要的,不要为了一些以后根本没用的东西让孩子那么痛苦。

主持人:您当时有买过学区房吗?

高原:我们家就住在学区房里。每天门口都被塞条儿,“您这房子卖吗?”据说现在都涨到12万一平了,学区房太可怕了。

主持人:小学是私立还是公立呀?

高原:公立。

主持人:公立也有住校的?

高原:有,现在已经很少了,我也很幸运那时候有这么一个学校,而且据说那个学校在小院儿毕业后就改成走读的了,她们那届一完就走读;而且她的幼儿园也是,在她毕业第二年就拆迁了,我觉得我还挺幸运的,都赶上了。

女儿希望爸爸能去接她放学

主持人:平时她会问起父亲这个问题吗?

高原:她现在不会问了,小学的时候会,现在她可能自己跟小窦儿联系吧,因为小学的时候还要依靠我嘛,现在她自己有手机了,他们联系的比跟我联系得多。实话实说呗,该是什么就说什么呗。

主持人:她上学的时候会有同学问这个问题吗?

高原:有没有同学问我就不知道了,但她让我挺难受的一次,“妈妈,如果我语文数学两项都考了100分,你能跟爸爸一起来接我吗?”周末的时候,因为每次都是我自己去嘛,我当时,别说当时了,我现在其实也挺心酸的,我当时说“这个要求我没办法实现,但是你如果想考100分还是可以考的。”

主持人:我刚才已经要哭了,结果你这句话又让人想笑。

高原:我是为了自己往回找补找补,要不然也不太好,真哭出来怪难看的。小孩子可能还是会有这种意愿吧,但现在,因为她也大了,这个事情也很长时间了,现在很少提了。

主持人:估计是理解你。

高原:她自己也有她自己的事情做,有朋友,长大了嘛。

主持人:生活更开阔了。

高原:希望是吧,越来越开阔吧,人总不能就看眼前这点儿,那就太窄了。

主持人:爸爸现在会去接她放学吗?

高原:高原没有回答,还是没能忍住,哭了出来。

陪孩子比在外面辛辛苦苦瞎跑更重要

主持人:您当时说想给孩子好的生活,现在还是这种想法吗?

高原:有过,现在没这么想了。因为在这个过程中,很多事情让我觉得可能尽力了它也不一定是你预想的结果,而且某种愿望,给自己的那种压力,可能小孩子并不会因为实现了她就会开心。

有一段时间我真的特别疯狂地工作,不在家,天天在外面跑,我虽然挣到了一些钱,但我发现我和小院儿的时间没那么多了,但陪伴对孩子来说,比挣很多钱要重要,所以后来我想通了,如果我没这个能力一个活儿挣一百万,还不如陪她呢。当然,这是我非常内心的想法,今天从嘴里说出来了(笑)。所以我觉得陪伴孩子更重要,比你辛辛苦苦在外面瞎跑,你挣那点儿钱其实也干不了什么,还不如陪她在一起。

主持人:这种想法大概是小院儿几岁时开始转变的?

高原:这个想法也有点儿晚,大概在她小学快毕业的时候吧,五年级,我突然发现她长大了,这孩子你抱不动了,这时候我觉得不行,不能再这样,要和她在一块儿。我觉得自己很幸运的一点就是她没有拒绝。

主持人:不会因为妈妈没有陪伴自己而闹情绪,还是很爱妈妈。

高原:是的。我觉得她照顾我比我照顾她多。

女儿好勇敢 曾救过她一命

主持人:小院儿怎么照顾你呢?

高原:给我做个饭、拿个水什么的。有一年我们去日本,她还挺坚强的,那时候她9岁还是8岁,我在日本心脏病犯了,当时就不行了。我想这怎么办,死在日本了?孩子怎么回国呀?她看出来我好像有点儿不灵了,她很害怕,但我觉得她可能在想我要帮助妈妈,所以她就抱着包儿(因为我们俩都背着包儿,但当时我的包儿已经扔地上了),抱着她的包儿和我的包儿到迪斯尼找工作人员,她不会日语,就会很简单的英语,我也不知道她怎么跟工作人员说的,可能是我妈不行了,马上要嗝屁了,就真的拽来了一个老太太,推着轮椅,旁边迪斯尼商店的一个工作人员,把我扶到轮椅上,推到了他们迪斯尼的急救中心。

整个过程,我完全没有意识,我已经是迷迷瞪瞪的,感觉一个人推着我坐在轮椅上走,但已经想不到别的什么了,怎么应对啊,怎么怎么样,后来在急救中心缓过来以后,她一直抱着包儿在旁边看着我,等着。

那次可能吓着她了,但我觉得她很勇敢,她不像一般孩子就傻了,或者哭啊怎么样的,起码她救了我,帮了我。

主持人:幸好有她在身边。

高原:是呀,幸好有她在,她肯定是我的福报吧,我觉得,有的小孩是来索取的,但她应该是我的福气。

主持人:您有没有随身携带心脏病的药?

高原:现在包里随身携带速效救心丸、丹参滴丸以及喷的雾化的药。

主持人:她现在会担心吗?

高原:她现在不敢气我了,我稍微说话声音大了她就“你别生气啊你别生气”。挺听话的。

女儿很热爱cosplay

主持人:你们经常会一起出去玩吗?

高原:我是想每年带她出去一次吧,起码去远的地方。有一次远行,和她一起,去年12岁……啊,是前年12岁(笑),那年我们一起去美国,在美国给她过了生日,因为正好有几个朋友都在,当时在纽约中央公园过了12岁生日,我那朋友拿了一瓶香槟,说第一个12岁,可以喝点酒,我就给了她一杯,但她不喜欢,吐出来了,说“什么东西啊”。

主持人:每年亲子游去哪儿玩是谁决定?你还是小院儿?

高原:互相协商吧,她的意愿和我的能力,大家商量一下。

主持人:一般在寒暑假?

高原:是的。

主持人:我看你们去年去了日本,都去哪儿啦?

高原:哎哟我的妈呀,别提了,人家现在兴趣爱好转到动漫了,所以陪她逛的都是动漫店,她先在网上都搜出来了,这些地方在哪儿在哪儿,新宿的什么什么,原宿的什么什么,秋叶原的什么什么,自己都写小本儿上了,很有计划性,说“妈妈你得带我去”。

但日本的商店特缺德,你要不是喜欢这个东西的人你在里面就是特别多余的东西,连坐的椅子都没有,甚至连站的地儿都没有。它每层都是满满的,全都是产品,全都是这些奔着产品来的人。我就在每一层的厕所门口等着(笑),刚要在那儿蹲会儿,不行,太累了,蹲会儿吧,过来一工作人员,非常客气,说“对不起您不能在这儿,请您到楼下”,或者“请您去别的地方”。特别受罪,但小院儿非常喜欢,她就完全陶醉在那个世界里头。

主持人:你不想融入一下,跟她一块儿陶醉一下?

高原:我陶醉了,试了一下,觉得没戏,真的,可能这就是代沟吧。

主持人:我看到您女儿微博上发的cosplay,好多。

高原:可不嘛,她就喜欢这个。

主持人:在家里会cosplay吗?

高原:她们有一个舞团,几个小伙伴组成的一个团体,北京要是有漫展,她们就都弄成这样去参加。我去过一次,当时觉得可有意思,好像身边都是动漫人物,但说的全是中文,还有特别老北京的那种中文,你回头一看,嗯?海贼王?!特好玩,特别穿越的感觉,陪她去过一次。

主持人:还会去吗?

高原:我估计她们不带我玩了,太老了。

主持人:感觉妈妈努力融入女儿的生活,女儿就推开,推开。

高原:泥揍开。(笑)

主持人:她喜欢什么角色?

高原:不懂,她跟我讲过,但我真的记不住。二次元,“你们不懂二次元的世界”,好吧。

主持人:她在家里会有服装道具吗?

高原:有,她们统一买了一些coser的衣服,还有面具、头套,都有。

主持人:有几身?

高原:数不清啊。

主持人:会自己做吗?

高原:她没有自己做过,都是买的,而且衣服质量也都不好,我觉得这可能是一商机,应该有一个质量特好的Coser衣服的店,这些孩子的钱太好赚了,真的。

主持人:我看小院儿在微博上还发了好多漫画,有名字吗?

高原:是她自己瞎画的,我觉得还行。都是她自己发明的,她先从模仿阶段,现在可能进入到自己发明的阶段了。

女儿会烘焙会做饭菜 自理能力很强

主持人:小院儿特别爱烘焙吧,我看她给您做的生日礼物都是自己亲手烘焙的东西,感觉小小年纪会好多东西呢。

高原:价值30块钱一块的饼干。

主持人:30块一小块?

高原:成本极高(笑)。

主持人:太贵了。

高原:喜欢就去试,反正她那天下午给我列了一单子,说“你去给我买这些吧”,我说好吧,就去菜市场买。

主持人:你没直接把饼干买回来?

高原:没有,人家要享受这过程,我去了一个特别群的卖水果蔬菜的地方,单子上所有东西那儿都有,可神奇呢,什么香精色素糖粉,各种,在那儿买完花了500多块钱。回去以后,最后晚上端出来一小盆,说“我做的饼干”,我说好吧,我数了数,平均一下差不多30块钱一块。当然面粉糖霜应该都没有用完,下回还可以用。

主持人:吃了吗?

高原:吃了,可好吃呢,黄油的味道很浓。

主持人:您还说减肥,看到孩子端来的黄油饼干也得吃。

高原:那也得吃啊,必须吃。烤过五六次,最近又没这个爱好了,开始搞特效化妆了。

主持人:用蕃茄酱吗?

高原:不是,她买的专业血浆,在网上买的,还有调出来的像胶似的东西,AB胶什么的,黏黏糊糊的先粘上,再用粉底打上,用血浆粘在上面,特吓人,有好几次就弄成这样去学校了,可能想吓唬同学。

主持人:有没有叫家长啊?

高原:还没呢(笑),第一次是吓了我一跳,因为她弄的太邪乎了,对这个表示怀疑。

她这个年龄可能就是喜欢把喜欢的事情做到极致,一直做一直做这件事儿,她不是喜欢画这些画儿嘛,她晚上也会一直趴那儿画。

主持人:这么多爱好,您会管她吗?

高原:她的爱好我不会管,但她画画时的坐姿我会管。她老这样(示意:低着头离纸很近),她本来就近视,最后眼睛就完了,肯定会管她。

主持人:什么时候发现近视的?

高原:小学二年级还是三年级呀,最开始100,然后200,现在300了。

主持人:会有点儿担心吧?

高原:但她也只能戴眼镜了,300度就回不去了,戴眼镜会很不方便的。

主持人:她是因为看书太多,画画、创作比较多?

高原:我不知道啊,小孩儿现在都是这样吧,她们班同学也有很多戴眼镜的,看电脑、看手机,这些都很影响视力。

主持人:小院儿看手机看电脑多吗?

高原:她还好,因为她们平常在学校不允许带手机,电脑,下学的时候回家会看,这没法儿制止,因为我觉得这个年纪的孩子你越说什么不行她就越会去做什么,还是得稍微宽容一点吧。

主持人:小院儿的拿手菜是什么?

高原:西红柿炒鸡蛋?她给我做过饭。

主持人:哇噻,14岁的小孩,太厉害了。

高原:也该会做饭了。

主持人:但现在很多家长舍不得让孩子下厨房。

高原:我觉得那是家长的问题吧,14岁的孩子其实应该有很多技能了,只不过现在的家长都太惯着,以至于一个14岁会做饭的孩子就很特殊,但实际这应该是正常的。

主持人:感觉她挺自立的,自立能力很强,您对她完全散养?

高原:对,这应该是跟她从小寄宿有关系,自理能力极强。只要安全不出问题就可以,没那么多的要求。因为本身她就不是一个坏孩子,就够了。

主持人:衣服她自己洗吗?

高原:自己扔洗衣机里洗。她就是有时候可能不自觉吧,我现在培养她对于生活环境的这种自觉性,收拾房间、倒垃圾,因为这些事情平常都是我做,她可能就不是那么在意。

主持人:你们家家务活都包给她了吗?

高原:反正让她干一些吧,而且能得到收入,比如刷一次碗10块钱,扫地擦地是15块。

主持人:书卖得挺好是吗?(笑)

高原:你得拿这个刺激她嘛。

主持人:她一个月能挣多少?

高原:20块钱吧。

女儿唱歌很好 没特意学过

主持人:我看小院儿在微博上发了好几首英文歌,唱得很好听。

高原:她英文还不错,发音也还不错。

主持人:我听了她唱歌,我觉得她唱得很好。

高原:是,她特别逗,比如她一次唱不好,她会再录一遍,第二遍会听我这中间有哪个地方打磕巴了,不行再录一遍,她会录很多遍,一直到自己觉得好才会停止,然后说“妈妈你能听一下吗?觉得我唱得怎么样?”这件事情她很认真的,不像开玩笑那种。

主持人:她是从小就学英语吗?

高原:就是上课学的,她语言天分还不错,她跟着动漫的那些片子学日语,我们上次去日本就都是她做向导。

主持人:小时候没给她报过语言兴趣班吗?

高原:没有,我就给她报过一个吉他的班,一个网球的班,她老人家说“我不想上了”,我说“哦,好”,就没再去了,其它那些班儿从来没报过。

主持人:漫画也是她自学?

高原:她没有上过绘画班,都是从网上找的,自己画自己学,就是爱好,天天都不睡觉的晚上在那儿画。

主持人:感觉好有天分。

高原:希望是吧,希望是老天爷给她的礼物。

主持人:感觉将来会成为另一个艺术家吗?

高原:哎哟,不知道(笑)。

主持人:这么多音乐圈的朋友,有没有想过由别的朋友带一带,让小院儿唱歌,给她写歌呀?

高原:有,听过她唱歌的朋友也是很支持,随时都会为她服务的。都说小院儿你随时来,我们录音棚为你敞开,朋友们还是挺仗义的。

看她自己吧,她想怎么样,家长支持呗,我觉得不要替她想得那么多,她是音乐家、是画家,还是厨师。

主持人:打个比方,假设她以后工作是跟音乐相关的,她很快就会被所有媒体关注,会担心这个事情吗?

高原:我希望她不会做音乐这行,是这么希望,但如果她真的喜欢,就支持她吧,那就告诉她怎么回事儿呗。

主持人:我觉得她一定会被媒体关注的,需不需要提前给她心理建设,让她不要在意这件事情?

高原:我其实挺害怕的,包括今天这个节目,我都不是太想让她露脸的,但就像你说的这样,如果这件事情终将发生,也一定会发生,那我就顺其自然吧。

孩子处于青春叛逆期 千万别去管

主持人:小院儿现在处于青春期的逆反期吗?

高原:开始了。

主持人:妈妈怎么办?

高原:不知道,好痛苦啊(捂脸)。也跟一些朋友探讨过这个问题,周围孩子也在这个年纪的朋友,最后的结果就是千万别管了,不要去束缚她也不要去管她,随她去吧。越管她就越会向你不想的方向去走,我现在回想我十三四岁、十四五岁的时候,也很叛逆。

主持人:怎么叛逆呢?

高原:就是叛逆嘛,你说东她非说西,你说行她说不行,所有事儿都跟你掰饬,当然掰饬是好事儿。

主持人:早恋呢?

高原:好啊!

主持人:好开明的妈妈。

高原:我真不担心,因为这个年纪,说到早恋,并不会做到什么程度,只是一个非常自然的懵懂的感觉,比如对某一个男孩子,或是对某一件事情,我觉得这都是很自然的反应,为什么要去制止?一14岁的孩子能干什么呢?她想的也就是我喜欢你,我明天给你带块糖吧,要不然你帮我写作业行吗?就是这个,你为什么要制止呢?那很好呀。多可爱呀。而且多接触一些事情,我觉得对以后也有好处。

主持人:您采用这种不管不制止的方式,有效果吗?

高原:我现在觉得跟她的相处还挺和谐的,她有什么事情都会跟我说、跟我商量,也会说自己开心的事情和不开心的事情,我还挺满足的。

主持人:挺好的,有些小孩儿什么都不跟家长说。

高原:是的,我觉得有的孩子在家长面前是一个样儿,其它时候是另一个样儿,我见过这种孩子,他们长大就很可怕了。

主持人:会带她带一些大人干的事儿吗?纹身什么的。

高原:我吓唬过她,“你要哪天想纹身,我带你找北京最好的纹身师”,“我才不纹呢,切”,就是那种可瞧不起呢。

主持人:打耳洞呢?

高原:打耳洞也是,“我不打!”我发现这是一个反教育的很好的办法,你不想让她干嘛就带她干嘛去。

主持人:她看节目了怎么办?(笑)

高原:她上课呢,应该不会看吧。

为了女儿 她这个酷妈愿意装怂

主持人:她懂你的世界吗?

高原:我的世界很容易懂,她也不想知道太多吧。

主持人:她看过您这本书吗?《把青春唱完》。

高原:看过,我送她了一本。

主持人:给她签名了吗?

高原:签了,我还给她深情款款的写了一些话。

主持人:写了什么话?

高原:那我记不清了,就类似于“你要好好成长,做一个善良的人”,可能是这种吧。

主持人:她看了这本书有没有跟你谈心,妈妈那时候原来是这样的?有没有觉得妈妈很厉害?

高原:没有,虽然我一直想在她心目中树立这样一个感觉,但真的没办法,因为你每天跟她生活在一起,她就肯定不把你当成一个特别有威信的人(笑)。

主持人:那在女儿心中,会觉得妈妈很酷吧?

高原:还行吧,你想我有一年开家长会,滑着滑板就去了,因为离我们家很近,就是去年吧,穿了一短袖,滑着滑板去,我看那些家长特别不屑的看了我一眼(笑)。

主持人:家长看到您的纹身什么感觉?

高原:后来我觉得可能这样不太好,就拿围巾裹上了,还是得注意一下。

主持人:本身是一个很酷的人,但为了女儿,在大家面前还是要藏起来一点。

高原:装怂(笑),本来就怂,还不让装。

女儿小时候 她给女儿拍过很多照片

主持人:您今天带来了相机,这是您自己的相机吗?

高原:我今天带了两台我觉得比较有意义的相机,都是我自己的。这一台是胶片的,是我小时候用的,这本书里有很多照片其实都是用它拍的,这是我挣钱后买的第一部相机。这是我经常用的,有时候出门都会带这个。因为它小,很方便。

这一台是我父亲送我的礼物,很好用,所有设计都是按照拍摄人的需要来做的。

主持人:拍人物照片,比如拍小孩,您能教大家一些拍人像的技巧吗?

高原:我觉得(拍)小朋友也是简单为好吧,不管是她的穿衣打扮还是整个背景,如果有条件在摄影棚拍,我建议用最简单的自然色,灰色、白色、粉色,如果是在外面拍,就可以把背景虚化,用一个长焦头,开大光圈,突出小孩子最可爱的东西。

手机拍就无所谓啦,随时拍她的状态,嘻笑怒骂,小孩子哭起来很快,赶紧拿手机给她拍下来哭的样子。

主持人:您平时会给女儿拍很多摄影作品吗?

高原:她现在不让我拍了,可能是因为年纪吧,十几岁的孩子不喜欢面对镜头,我不知道,只要相机或手机一对着她她就是这种(拒绝的手势),“别拍我别拍我”,但小时候的确拍了很多,很小的时候。

1

她还是一位首饰设计师

主持人:您还是一位设计师,真的很棒。

高原:设计真的谈不上,因为这就是我从小的一个爱好,从小喜欢做手工的东西,而且这其实比摄影还要早很多年,一直喜欢做,后来也是跟朋友之间开玩笑,说要不然就把这个做成一个品牌,做成一个能投放给陌生人的东西,看看有没有人喜欢。就这么做着玩,今天带了一些,有机会给大家看看。见笑啊。

因为我喜欢用铜的东西做,铜给人一种很粗犷、很坚韧的感觉,你看个可能是这个。

主持人:马上又他们在“我是歌手”上也戴着“源”饰品

高原:对,特别配合我,戴了一个,但后来他拿走了,说他特别喜欢。

老狼那个,有一个胸针我送给他了,还有一个比较显眼的项链,我准备拿到拍卖会上给捐了,毕竟有视频截图,不过我还没跟老狼说呢(笑)。

这个是高旗戴的,马上给钱了,他说他要支持我的爱好,高旗当时说你这中间为什么是一个Mr?我说你理解错了,这其实是处女座的标志(笑)。

这是陈劲当时戴的。

主持人:每个人都有啊?为他们量身订作吗?

高原:对,我喜欢根据每个人不一样的气质给他们戴不同的东西。

主持人:我看郭采洁之前出席纽约时装周也是戴原饰品,专门为她定做的还是她喜欢?

高原:她喜欢。然后她就去店里了。

主持人:店在哪儿?

高原:新城国际2号楼有一个“栋梁”,卖设计师品牌的时装店,但也会有很多设计师品牌的饰品、包儿、眼镜、首饰都有。

主持人:这个贵吗?普通人买得起吗?

高原:买得起呀,一点儿都不贵,亲民价格,亲。

主持人:我看有一个囍系列,那有什么寓意吗?

高原:对,喜欢那个的人特别多,没什么特殊意义。当时这个系列,最初阶段是因为有一段时期很多朋友结婚,老需要送礼,我就干脆送囍字呗,自己做的饰品,因为所有朋友都知道我喜欢做这个东西,也经常会切磋,如果有人喜欢它就拿走,所以我做了这么一些东西,带囍字的,胸针、戒指、项链,慢慢就形成这么一个系列了。

主持人:您今天戴的项链就是“源”饰品吗?

高原:这是我自己做的,“自在”。胸针也是,这个我挺喜欢的。

主持人:您有个展览叫“自在生长”,项链跟那个有关吧?

高原:对,就是在那个“自在生长”的同时推出的一个项链。

主持人:很多人都希望“自在生长”。

高原:是呀,这是青春的回忆。

主持人:之后还有新的设计作品吗?

高原:有,我在和一个朋友谈合作,其实我之前这些就是设计品吧,可以算首饰,但不算珠宝,现在我很有兴趣和一些做珠宝的朋友合作,带一些钻呀、翡翠呀,blingbling的,一起合作,我试试看我做的东西是不是和珠宝比较贴,可能接下来会做一些珠宝的合作。

主持人:那价格就不亲民了。

高原:那没办法呀,人是需要变的嘛,也不能老走这个旧路线呀(笑)。

主持人:本来就挺高端的,我看您的东西在新光天地有卖呀。

高原:上海的有,因为设计可能还是占便宜吧,而且每件都是独一无二,等于都是手工做出来的。

主持人:每件都是您自己做的吗?

高原:现在有找工人,因为我实在没那么多时间跟那儿自己敲这些,有工人会帮我做一部分的工作,不是全部。

设计还是自己设计,样品自己做出来,交给工人按照这个样品做,而且你还得在旁边盯着他们,因为工人的思维方式和我是不一样的,即使有个完全一模一样的东西放在那儿让他做,他也不会给你做成一模一样的,我相信这是所有中国设计师遇到的一个相同的问题,没有一个能完全理解设计师的工人。

(网易亲子独家专访,转载请注明来源)

淑芬 本文来源:网易亲子 作者:麦若蔻 责任编辑:刘淑芬_NQ4973
分享到:
跟贴0
参与0
发贴
为您推荐
  • 推荐
  • 娱乐
  • 体育
  • 财经
  • 时尚
  • 科技
  • 军事
  • 汽车
+ 加载更多新闻
×

一年读100本书,这位学霸做到了

热点新闻

态度原创

精彩推荐
海淘品牌

更多美妆

热门搜索:雅诗兰黛欧莱雅玉兰油兰蔻倩碧

阅读下一篇

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亲子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