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易首页 > 亲子频道 > 正文

女童遭生母虐待脑死亡昏迷545天 生母出庭被审

2017-03-17 17:04:54 来源: 环球网
0
分享到:
T + -

(原标题:女童遭生母虐待脑死亡昏迷545天 生母出庭被审)

今天,一桩虐童旧案在河南洛阳开庭审理。3岁女童辛怡的悲惨遭遇再次引发全国关注。事发至今,辛怡从未完全清醒,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了545天。

18个月前,她只是个1岁11个月的女孩,也曾好动,也曾咿呀学语,也曾蹒跚学步,但厄运突然降临。

2015年6月,辛怡的生母刘娇丽与邻居赵跃飞相识并同居。而此时,辛怡的父亲在外打工。

据刘娇丽自述,她和赵跃飞曾多次开房,而辛怡则被带在身旁。孩子的哭闹让赵跃飞难以忍受,所以频繁遭虐。2015年9月18日夜晚,悲剧发生——辛怡再未清醒。

河南科技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开具的一份入院记录显示,孩子在转入该院时,全身多处擦伤,呈脱水状态,会阴部及四肢分散着多个点状陈旧性疤痕,胳膊、双腿内侧有明显刀痕,最致命的是,颅内出血严重,以致昏迷不醒。

undefined

图据辛怡康复日记

刘娇丽曾交代,事发当日,两人在偷情时,哭闹的孩子惹恼赵跃飞。孩子的四肢被赵用浴巾捆绑,拽至半空倒立,并数次砸地,后又倒立约半小时。直至第二天晚上7点,二人见孩子没有动静,便送往嵩县人民医院诊断。辛怡命悬一线,院方建议尽快转院。

因此,二人又将孩子送至河南科技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诊断。结果为创伤性重型颅脑损伤,孩子即被送入重症加强护理病房(ICU)救治。

从2015年9月18日至今,辛怡在经历脑死亡和数次心脏骤停后,奇迹出现。可以眯着眼睛看人,紧紧攥着的小手也开始放松,逐渐苏醒。

这545个日夜背后,是全国1300名“辛怡妈妈”的爱心接力。从洛阳到上海,再到北京,辛怡妈妈总伴随左右。

案件拖延至今已有545天,今天正式开庭,但未宣判。

“辛怡案”代理律师计时俊告诉红星新闻,在今天的庭审上,赵跃飞全盘否认了对他的指控。“确凿的证据被他用花言巧语予以搪塞——胶带上被发现有自己的DNA,他解释为购买时自然接触;烟头上有小辛怡和自己的生物痕迹,他解释为小辛怡捡起地上的烟头自己烫自己。”

“总之,没有人看见。”计时俊认为赵跃飞这是在狡辩。

“我认为,公安部对胶带鉴定发现了赵某的DNA,这一证据,补足了证据链。”计时俊说,从定罪的角度,没有什么对小辛怡一方不利的事情了。所以,计时俊坚持要求判处赵跃飞无期徒刑,而且强调限制减刑,而作为诉讼方的检察官,最后要求判决15年以上,直至无期徒刑。对于判决结果可能发布的时间,计时俊说通常是半个月左右。

2015年9月19日——2016年6月18日 洛阳274被迫带孩子回家,感染了

“孩子在玩耍时摔伤了!”

辛怡进入ICU两天后,妻子刘娇丽的电话让张少峰心头一震。他很快从内蒙古赶回洛阳。

一见到ICU里浑身是伤的女儿,张少峰哭昏过去。第二天,张少峰才从护士口中得知,虐待儿童涉嫌犯罪,所以报了警。

ICU里每天8000元的开销让张少峰“油尽灯枯”,无力支撑。8个月的救治没有任何好转迹象,欠下的36万元的医疗费也没有着落。不得已,她将女儿从ICU接回家中,自己看护。

张少峰开始在微博上呼救,“我张少峰是个孤儿,已经走投无路,希望好心人救救我的女儿。”

undefined

洛阳-无钱治疗,回家后喉管化脓

2016年6月15日,广州网友叮当在微博上看到了孩子的遭遇,十分痛心,于是成为第一批“辛怡妈妈”。

叮当说,当时,孩子的喉管已经被感染,情况危急。洛阳的志愿者陪同张少峰将孩子送到了县里的医院,清理感染伤口,并换了喉管。“是大家凑的钱,我捐了1000元。”叮当告诉红星新闻。

2016年6月19日——2016年8月8日

上海51天 奇迹发生!她的头动了!

这个时候,“辛怡妈妈”的队伍在逐渐壮大,并且有了明确的分工,“有人负责陪护辛怡,有人负责购买生活用品,还有人负责扩散辛怡的消息。”

宣传群负责人鹭鹭告诉红星新闻,全国共有1300名志愿者成为“辛怡妈妈”,有学生、有护士,也有明星,基本是全职妈妈,“她们更能感同身受。”

最终,妈妈们的努力引起作家陈岚和明星马伊琍的关注。“陈岚联系了上海的医院,马伊琍又找了微博打拐的邓飞,他们安排专人在上海接送辛怡。”

2016年6月18日,妈妈们AA制给张少峰买了动车票。辛怡顺利入住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,迎来一个新的开始。

但是,叮当说,当时,做脑积水引流手术的费用一时难以筹措,不知道如何是好,“一个香港的志愿者默默捐了5万,让辛怡用到了最好的引流管。那天晚上,整个群沸腾了,大家看到了希望,才坚持下来。”

叮当对红星新闻说,在脑积水引流手术开始后,昏迷中的辛怡默默流泪,这让她心痛。

此后,辛怡被转入上海新起点康复医院,接受肢体训练等康复治疗。

undefined

在脑积水引流手术开始后,昏迷中的辛怡默默流泪

在上海的51天,重度昏迷中的辛怡逐渐好转。这和北京妈妈霖霖有着直接的关系。

36岁的霖霖是个全职太太,女儿快要小学毕业,丈夫的生意一帆风顺。

2016年7月1日,她在微博上看到了辛怡的遭遇,“很心疼,但又不知真假。”所以,霖霖决定亲自去瞅瞅,于是订了3日的机票。

第二天,当她来到上海新起点康复医院,却怎么也找不到孩子的病床,“一个大病房里,病床不是很齐整,住了很多人,我还以为走错了。”

不过,在病房的角落里,霖霖看到了辛怡。

“那么一个小小的人,全身插着管子,陪护的妈妈们去吃饭了,爸爸在外面打水,就她一个人躺在那儿,没有任何反应。”霖霖说,“我控制不住自己,就哭了出来,想叫她、想摸她,但又不敢。”

看到张少峰后,霖霖把临行前取出来的5000元递了过去,“他拿出账本在那儿默默地记。我在医院待了3天,每天哭,拉着她的小手,说妈妈爱你。”

霖霖有些心痛,但又无能为力,她忍不住就给老公打了电话,“你过来,是真的,好可怜。”

霖霖的老公也到了上海。本来,他们准备从苏州返回北京,但是霖霖说她后悔了,“还是记挂孩子,所以又回了上海。”几天后,霖霖才飞回北京。

辛怡在上海51天,霖霖来回飞了10次,每次待4天左右。“我会给她喂饭、给她按摩、给她讲故事、给她唱歌,我会尽最大可能让她感受到母爱。但是,她始终没有任何反应。有时候,我甚至怀疑,我在自言自语。”

8月的一天,霖霖要返回北京,“我坐在她身旁,摸着孩子,说妈妈要走了。当时,感觉难受,又想哭。”

但是,奇迹终于发生了。这时,昏迷已经1年的辛怡做出了令所有人意外又兴奋的动作,“她居然一个劲儿地把头往我身边蹭。”

这是辛怡因被虐昏迷后,第一次发出了明显的动作。张少峰回忆,这也让他看到了希望。

2016年8月9日——2017年3月16日

北京220天 辛怡 就像是我的二胎

为了让辛怡获得更好的治疗,“妈妈们拿着辛怡的病例,一家一家医院地求,自己挂号,找专家瞧……但因为伤得太重,只有北大医疗康复医院破例接收了孩子。”

8月9日,霖霖陪着辛怡和张少峰乘坐动车来到北京,辛怡被直接转入北大医疗康复医院。

除了短暂转移至301医院做脑引流积水手术外,辛怡均在北大医疗康复医院接受康复治疗。

这期间,“辛怡妈妈”们每天轮流陪护,“爸爸基本不怎么说话,基本在晚上时照看。”

霖霖说,她感觉自己魔怔了,“辛怡就像是我的二胎,她生病了,我就会难受。”

辛怡到北京至今219天,除了周末,霖霖几乎每天都去陪护,“我女儿11岁,在上六年级,学习成绩好,也不需要我操心。周末得陪她,所以一般不会过去。”

35公里,这是霖霖家和北大医疗康复医院之间的距离,“如果有事,我6点20就出发,没事的话,十一点左右到医院,几乎每次都是打车,家里条件好,老公也不愿意让我受委屈。我会一直待到晚上十点左右,老公来接我回家。吃饭时,都叫外卖,和张少峰一起吃,不然他只吃泡面。”

undefined

北京-中秋节妈妈们布置的灯(图据孩子父亲微博)

很明显,辛怡已经默认了这位妈妈。霖霖向红星新闻回忆,“孩子的双手曾被开水严重烫伤,而且手腕被刀割过,10个指头,3个连指纹都没有了……”这样的遭遇,让辛怡的双手总是紧紧攥住,指头向里死扣。当陌生的声音传来,辛怡会显得更加紧张。

但是,当她听到霖霖的声音,“她会轻轻抬胳膊,并且使劲地耸肩。在找我。”有时候,医院来了新妈妈,孩子偶尔会哭闹。这时候,霖霖成了“救火队员”,“她们就让我和孩子视频或者语音,辛怡听到我的声音就乖了,而且还会眯着眼睛找我。”

“按照医生的说法,辛怡哪怕能清醒,也不再是个正常人。我们希望爱能创造奇迹,但也做好了一直照顾她的准备,像自己的孩子一样。如果她不在北京,我也会经常看她。”

undefined

undefined

undefined

辛怡爱心妈妈群截图

辛怡的遭遇逐渐引起大家的关注,妈妈们注册了“早安辛怡”、“辛怡康复日记”两个微博,以及“辛怡康复日记”微信公众号,每天记录着辛怡的恢复情况,一旦有新的进步,大家就会雀跃起来。当然,更多人在呼吁施虐者必须被绳之以法。

霖霖说,辛怡命好,遇到了一群妈妈。但是,她同时强调,“一个正常的孩子,受到了这般虐待,全身到处是伤,还证据不足?审理一拖再拖,正义何在?”

谈及志愿者发挥的作用,“辛怡案”代理律师计时俊说,他们向法庭展示了社会的大爱,同时有助于唤起加害人的忏悔。计时俊说,辛怡生母在听完志愿者的爱心事迹后,是“崩溃掉的”。洛阳中级人民法院新闻发言人石笑飞说,因为涉及未成年人,所以本案没有公开审理,也没有接受其他问题的采访。

辛怡的事情也引起了网络大V和明星们的关注。月初,香港影视男演员、歌手温兆伦曾探望过辛怡。今天下午,温兆伦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表示,大半年前,一个朋友提起这件事后,自己开始关注。所以前去探望,“能关心一个是一个,近距离观察完辛怡身体上伤痕累累和头部严重创伤的部位后,我内心感到无法形容的痛。同样身为父亲的我也能感受到辛怡的亲生父亲的悲痛。”

不过,温兆伦告诉红星新闻,事情既然已经发生,请大家理性等待法院的判决结果,“做一个守法和理性的国民。”

赵艺竹 本文来源:环球网 责任编辑:赵艺竹_NQ3126
分享到:
跟贴0
参与0
发贴
为您推荐
  • 推荐
  • 娱乐
  • 体育
  • 财经
  • 时尚
  • 科技
  • 军事
  • 汽车
+ 加载更多新闻
×

西安一男子买了盆金叶百合 上面竟盘了条毒蛇

热点新闻

猜你喜欢

更多美妆

热门搜索:雅诗兰黛欧莱雅玉兰油兰蔻倩碧

阅读下一篇

返回网易首页返回亲子首页
用微信扫描二维码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