右图一个孤儿院的孩子,她在地板上画了个妈妈,想象着,在妈妈温暖的怀抱里睡着了。这是伊朗女艺术家拍的一家伊拉克孤兒院的场景。由于爆炸袭击,小女孩全家都在事故中丧生。这张照片令无数人心碎,渴望爱,渴望妈妈温暖的怀抱,在渴望中,她沉沉睡去。

 

 

  政府每年投入大量资金来推动福利事业的发展,但生活在福利院的孩子缺少的不单单是钱,缺少的是关爱、是拥抱!其实只要大人真心地抱抱她们,和他们温柔地说说话,真正地无微不至地照顾他们,孩子们都是能够感觉到的!在这里,我们呼吁每一个女人,如果你有时间,去福利院抱抱孩子,让他们感受一下母亲的怀抱;我们呼吁每一个男人,在你无事消磨的上午,去福利院和孩子们做做游戏,让他们感受一下父亲的温暖。

福利院的孩子需要拥抱
我在妈妈怀里睡

福利院的孩子需要拥抱
     多抱抱孩子,让他们有被爱的感觉
福利院的孩子需要拥抱
陶虹:当妈妈之后 更愿意为孤儿做的就是抱抱他们
  我刚开始参加公益活动是很感性的,基本上都是希望能够用自己的影响力号召一些什么事,等到自己做了母亲之后,我再去做这些事情,有时候更愿意做一些除了宣传以外的事情,比如像这样跑到孤儿院来,跟孩子有一些很亲密的接触,其实孤儿院的孩子都是挺需要拥抱的,所以我利用这个时间,珍惜这个时间,多和他们拥抱,多抱抱他们,让他们有一种被人爱的感觉,其实在这么小的时候,你还没法儿用语言跟他们交流的时候,这种行动上的表示其实是最好的表达。
福利院的孩子需要拥抱
天使之家长期志愿者飘零叶子:宝贝们都希望我抱,最后只能是一个轮流抱一下
   抱过小琴,接着又抱石头,英子。一声声亲切而又稚嫩的“妈妈”,我的心疼痛而又幸福的挣扎着。小琴见我抱着英子,也跑过来抱住我的腿,仰着小脸,央求着的表情要我抱,没有办法,我将她们两个都抱起来了,她们都开心的笑了。但是撑不了多久只能放下她们,石头,玉合在无缘故的哭。宝贝们都希望我抱,跟他们说话,我有种“受宠若惊”的幸福感。最后我只能是一个轮流抱一下,我发现宝贝们学会了一个词“吃醋”。当我抱一个宝贝时,另外几个就会相继过来,有的耍小性子,有的觉得受伤了,看着他们那天真烂漫地诠释着自己的情绪,我真的为他们的天性而感到由衷地欣慰,这是自然的流露啊。爱是平等的,当他们叫我“妈妈”时我是多么的幸福,我愿意做他们永远的“妈妈”,更愿意把我的爱平分给他们;假如能有更多的人来做他们的“爸爸妈妈”,那该多好,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正常的人,和我们一样理当有美好的未来和人生。
福利院的孩子需要拥抱
网友天天:孩子抱着我不愿松手,要我再抱一次再抱一次
   老师向孩子们介绍我将是他们的朋友并常来看他们时,我看到几乎每个孩子眼睛霎时迸出亮光并立刻一窝蜂向我围来,争先恐后要我抱他们,我一个个地抱着他们打圈圈,有的孩子抱着我不愿松手,要我再抱一次再抱一次。他们摸我的脸摸我的手,他们争着要紧靠着我坐,他们远离母爱与肌肤之情。他们的婴儿期、幼儿期、童年甚至期都是在福利院这个大家庭度过的,他们并没有享受过真正意义上呵护和疼爱。
     给他们喂喂饭吧 你不会忘记他们的眼神
福利院的孩子需要拥抱
长期志愿者南山:他那么专注的看着我,每吃一口还调皮的给俺个坏笑
    俺一进门就低头换鞋,还没来到及抬头观望,就隐约听到了有人再叫:大哥,快点,小宇急着叫你呢。抬眼望去,见小宇兴奋得手舞足蹈,笑的是那样开心。喂他的那位志愿者朋友对俺说,他一看见你进门,就兴奋的不得了,说什么也不让我喂了,看他跟你那么熟,要不就你来喂他吧。洗完了手,坐在小宇的眼前开始喂他,看着他那么专注的看着我,每吃一口还调皮的给俺个坏笑。喝水时也是把水瓶里的水故意往俺身上滴,然后偷偷的看俺的反应。后来抱着他到小花园去晒太阳;抱着他追得院里的狗狗们四处乱藏;抱着他摸了摸灌木、小树和那块大龙雕塑的眼睛。回来后小阿姨们要给他量体温,他以为是俺要走了,小嘴一撇眼泪就下来了。喂晚饭时他也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俺的一举一动。吃到最后一口时,他咬着小勺不肯撒嘴,讨好般的看着俺。饭后又抱着他玩了半天,每次要把他放下,他都开始撇嘴。最后还是那位小阿姨聪明,她过来把小宇接过来说:姐姐给你换尿裤,叔叔不走,在外面等着你,然后就把他抱到婴儿室去了,在关门的瞬间看到的小宇那乞盼的眼神,至今难忘。
福利院的孩子需要拥抱
澳门志愿者:带着19岁女儿做暑期义工 喂饭抱孩子
   虽说我自己早已计划好,但是去天使之家的目的不单止是想送去自己对孩子们的关爱,同时也希望女儿能够去锻炼、体验一下,让女儿亲身体验一下自己的幸福并用行动实现什麽叫感恩。按照惯例我们先进行了登记、然后洗手、脱鞋去和孩子们一起玩耍。必须承认自己已经有十几年没有带过这么小的孩子,况且我还经历了腰伤的手术,所以望着那些孩子们我真有点儿力不从心,同时也担心自己失手会伤到孩子们。好在第一天的时间多数是在室内和孩子们活动,和孩子们一起唱歌、喂他们吃些东西。十一点是孩子们吃午饭的时间,我们分别把孩子们抱到饭厅,并给他们洗手、带围嘴,然后是喂饭。不要小看喂饭这活儿,原本和你玩的很开心的孩子,一到吃饭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儿了。不单止是闭上小嘴,甚至是拿手打你的饭碗,使得你喂不成饭的同时还有可能把碗里的饭撒的一地。经过了大约半小时,孩子们吃完了午饭,一个个小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的笑容。给孩子们洗完手、脸,把他们送回休息的房子里,他们就会自觉地回到自己的小床上了。
     还有阅读、讲故事、做游戏 像爱你的孩子一样爱他们吧
福利院的孩子需要拥抱
大学生志愿者娜娜:一没有课就来陪陪孩子们 哪怕只有几小时
    娜娜与“天使之家”结缘于2008年6月,北京理工大学青年志愿者协会从网上得知“天使之家”需要帮助时,主动与这里取得联系,一群有热情有爱心的大学生志愿者从此在这里开始了服务工作。作为学校青年志愿者协会主席,娜娜每周都会在没课的时候赶到这里帮助照看宝宝,从没间断过,即使是六七月份,同学们准备考试期间,她也会跑过来,照看孩子,哪怕只是几个小时。“见不到他们就特别想他们,心里总有挂念。”说这话时,娜娜一脸的孩子气。 我们,只需要空出一个下午的时间,这个下午,原本可能是安排在自习室图书馆,原本可能是安排在商场购物中心,也有可能是安排在宿舍电脑前,可是,我们一旦把这样一个下午给了这群孩子,给他们带去的,不仅仅是温暖,给我们心灵带来的,也不仅仅是一次洗礼。他们是不正常的孩子,也许先天性心脏病,也许先天性脑瘫,但是,他们也很所有正常孩子一样,感受到爱,就能更加幸福地成长。
福利院的孩子需要拥抱
小天使阅读角:陪小朋友们读书做游戏
   我是郴州市福利院“小天使阅读角”的小志愿者,自9月30日以来,每周日我和妈妈还有妹妹会来这里陪这群可爱的小朋友读书、讲故事、画画、玩游戏。为了让活动更精彩,我们需要购买图书、水彩笔、文具等,希望能让这些小天使过得更开心!笑得更灿烂!
福利院的孩子需要拥抱
     带孩子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让他们不是只能看到福利院那片天
福利院的孩子需要拥抱
志愿者夜色:短短的时间,大家就与宝宝产生了难以割舍的情感
  很早就萌发组织“带你看世界”这样纯公益的活动,主题确定之后,如何组织、如何实施等一系列问题一直萦绕着我,特别是安全问题是我心中最大的顾虑。动物园人潮涌动,一度让我心慌紧张,然而,看到大家积极地配合,自觉的维持次序,精心的看护宝宝,稳定了我的心境,我感谢大家!回程的路上,儿歌音乐响起,似乎一下将我们载入了儿时的记忆,妈妈的爱在我们的手中再次传承!当看到琪儿转身离去,党小英宝宝哭着在后面追赶,让我眼眶湿热!短短的时间,大家就与宝宝产生了难以割舍的情感!让我特别感动!太多的感谢要给参与活动的队友们!是你们让这次的活动得以成行!是你们的爱心付出,让宝宝们展露天使的笑颜,度过阳光明媚的一天!是你们的责任心,让宝宝们安全地回到家中!
福利院的孩子需要拥抱
天使宝宝沙滩节:孩子们的兴奋无时不感染着我们
   在志愿者“海象太太”的赞助下,天使之家二十多位天使宝宝于2012年8月30日来到朝阳公园沙滩节,抓住了夏天最后一抹余热与细白温暖的沙滩来了个亲密接触。感谢天使之家御用摄影师“南山”先生,没有他高超的摄影技术,不能让我们体会到孩子们兴奋,每一张笑脸,每一个亲昵欢乐的动作无不感染着我们,再次感谢南山!
     家庭寄养:带孩子回家 分享一些你的幸福给他们吧
福利院的孩子需要拥抱
临时妈妈苏苹:爱与耐心等到了孩子的一声“妈”
   很多福利院都有家庭寄养制度,让从未体验过家庭生活的孩子进入正常的家庭生活,培养他们对社会的正常认知能力,为他们最后进入收养家庭作准备。寄养家庭是孩子临时的家,但苏苹知道不是给吃给喝给穿就算完事了,她得走进孩子内心,让她接纳自己。莲子进入家庭的前3个月从未开口叫苏苹“妈妈”,没有笑容、没有语言,只能从她的眼神中去领会她的内心。甚至每次回福利院月检时,莲子都哭着闹着不愿意再回苏苹家,仿佛任何一个福利院的阿姨都比苏苹来得亲。苏苹曾经想过放弃,但父母、丈夫和儿子都劝她要多给莲子一点时间,毕竟让一个这样的孩子短时间内融入家庭是件挺为难的事。点点滴滴地积攒起信任和亲切感;莲子哭的时间越来越短,越来越少。虽然三个月的时间有点长,苏苹最终用她的行动换来了莲子真心的一声呼唤———“妈”。那天下午她们在家玩玩具,苏苹问莲子是否想到外面转转,突然就听莲子自然地说“妈,走吧”。虽然是简单的一句话,苏苹也忍不住百感交集。
网易亲子频道出品   时间:2012年 分享到:
| 亲子首页 | 回到顶部  
主编信箱 意见反馈 报料电话:010-82558178 广告洽谈:(+8610)-8255 8852/8857/8065 给网易女人提意见 频道站点地图(XML)
About NetEase - 公司简介 - 联系方法 - 招聘信息 - 客户服务 - 隐私政策 - 网络营销 - 网站地图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
©1997-20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