编者手记:第一眼看到王小永的人,真的很难想象他是一个30岁刚出头的年轻教师。风尘仆仆、面容消瘦、个头不高,黝黑的脸庞和粗糙的大手,更像是一个常年在田间劳作的农人。王小永本是农民的儿子,他当过兵,转业后到大城市工作过,但一份真诚的赤子之心,让他投身到西部偏远山区的教育当中。

 

这样的公益之举,不是随口而说的口号,不是心念而起的捐赠,而是长年深植在山区小学中,陪伴孩子们真实度过的每一个日日夜夜。

 

这样的王小永,这样的驻校社工们,是真正值得歌颂的人!

 

驻校社工
 

王小永

 

王小永

王小永1982年3月出生,河南漯河人。2003年—2008年在江苏徐州当兵五年,退伍后直接到了深圳做青少年拓展训练的教练工作。于2009年9月份加入西部阳光,赴甘肃陇南市宕昌县兴化乡石门教学点支教三年,于2012年到甘肃陇南市礼县上坪乡中心小学做驻校社工直至现在。在做驻校社工期间被学生一直称呼为石头老师。

驻校社工
驻校社工
天那边
讲述支教志愿者故事的电影《天那边》
被电影中的孩子触动,决心远赴西部做一名对孩子有用的社工

 

网易亲子:你是怎么想到去做社工的呢?

 

王小永:2009年的时候,一个偶然的机会,我看到了一部名为《天那边》的国产电影。电影中,西部山区孩子的教育现状深深地震撼了我。我就想 “我能为这些孩子做些什么?”反复考虑后,我选择了支教。

 

2009年7月,我就放弃了在深圳的工作加入到西部阳光基金会的长期志愿者队伍。来到了甘肃宕昌县,这里因为条件太艰苦,没有一个城镇老师愿意来,我就在这里做起了支教。

驻校社工
专访西部阳光
2009年的甘肃宕昌县兴化乡石门村小学
贫穷的大山小学 衣食住行都十分困难

 

网易亲子:你刚开始来到西部走进山里小学,那时具体情况是什么样的?

 

王小永:我是河南人,用我的话来讲就是,这里比我们河南要落后二十到三十年。我还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叫《与老鼠战斗到底》,我刚到的时候住的房子还都是土房子,像四五十年代修的一样,而且到处都是老鼠,我去的时候很多家连饭都吃不饱,孩子们要买点学习用品,比如买个本子,都要拿着鸡蛋去换,家里没有生活费用。

 

我经常跟我们这两年新招的志愿者讲,我说你们要求不要太高,我们原来支教的时候,出不了山你就根本没法儿洗澡,吃的水都不方便,何况洗澡。当地没有水,也没有手机信号。现在好多了,比如手机信号,我带着当地老百姓给10086打投诉电话,整整打了两年才有了信号。

整修学校、徒步买教具、募集图书衣服,努力为孩子改变现状

 

网易亲子:那时候学校的情况怎么样?

 

王小永:刚来的时候教室跟牛棚一样,没有门窗,四处漏风,宿舍的地上老鼠窜来窜去,孩子们很怯生,说着很难懂的方言。也没有任何文体教具。我到乡政府的集市想买点玩具和学校必备的体育器材,但一家文具店也没找到,只能到80公里外的县城去买。后来走了17个小时的山路,终于买着了。

 

刚开始的时候孩子们没有一本课外书;冬天到了,他们还穿着单薄的衣服,很多学生没有袜子,有的脚指头都露在外边。后来就利用进城的机会,会同其他志愿者,将山区孩子的图片发到了网上,寻求社会捐赠图书。

 

与此同时,“西部阳光基金会”在全国范围内发起了“美丽动人”暖冬行动,为孩子们捐款捐物。一段时间后,陆续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图书等物资。石门小学就有了图书室。

 

到2010年,“西部阳光基金会”与宕昌县教育局联合对石门小学进行了重建整修,孩子们终于搬进了宽敞温暖的教室。

小学
石门小学重建整修后面貌一新
驻校社工
营养早餐
孩子们每天能吃到一个鸡蛋后的欢快笑脸
给孩子多一点营养,发起“营养早餐计划”、“小餐桌”的公益项目

 

网易亲子:山里的孩子是什么情况呢?听说你发起过“营养早餐计划”、“小餐桌”的公益项目,具体情况是怎么样的?

 

王小永:刚来这里的时候,孩子们一天就吃两顿饭,因为营养不良比同龄的城镇孩子矮很多。2010年初的时候,我就想给孩子们买鸡蛋,保证孩子们每天上午第二节课后吃一个鸡蛋,后来到2010年9月,“每个孩子每天一个鸡蛋”活动被基金会立项,在所有支教学校中间推广展开。

 

后来的“小餐桌”的活动,是让每个孩子中午在学校吃一顿免费的午餐。两个月后,该活动被“西部阳光基金会”立项推广。

微薄的收入基本都用在了学校和孩子们身上

 

网易亲子:你做“营养早餐计划”、“小餐桌”和现在的这些给孩子买东西费用来自于哪里?

 

王小永:我自己出的。

 

网易亲子:你现在一个月的收入就是项目上提供的那些吗?一共多少钱?

 

王小永:一千八。

 

王小永:一千八一个月绰绰有余了,原来六百块钱的时候我们所有的计划都实施了,现在还是很知足了。

 

网易亲子:这些钱你是不是用在自己身上的比较少?

 

王小永:对,基本上就是给学生改善生活,家庭比较困难的还得想办法给他们补助一点。

小学
和孩子们在一起
驻校社工
营养早餐
陪伴孩子,成为孩子们心灵的依靠
做驻校社工,更多关注孩子们的心灵成长

 

网易亲子:你现在具体是在哪里做驻校社工?

 

王小永:在石门村做了三年支教后,因为2011年支教项目要撤掉了,对我们当时的几名工作人员来说,在基层待得时间长了,有经验,适合做驻校社工,而且当时正好西部阳光驻校社工项目刚起步,需要一名有经验的志愿者在这里独挡一面。我就到甘肃省陇南市礼县的中心小学做了驻校社工。

 

网易亲子:驻校社工项目与支教项目比起来,有什么区别?

 

王小永:支教很多时候就是纯粹的教书,当老师,但是驻校社工的工作主要是以陪伴成长为主,更关注学生的成长和生活。

把更多丰富多彩的课程带给山区孩子

 

网易亲子:你现在在学校里面主要做些什么?

 

王小永:就是上我们的社工课,我做得最多的其实就是陪伴他们。因为这里的留守儿童比较多,孩子们基本上都是由爷爷、婆婆带,但爷爷婆婆能做的只是给他们做做饭、洗洗衣服,其他的他们都不太懂,所以生活中出现了什么问题,主要还是要依靠我们,比如与他们谈心,辅导他们的学习。

 

网易亲子:社工给孩子们开设的都有什么课程?

 

王小永:我们有创造力的课程,有伙伴、同伴关系的课程,有师生关系的课程,有一些情绪管理的课程,还有养成教育课程,生理卫生、心理健康的课程,儿童信心培养的课程等等,很丰富。

 

网易亲子:你在西部阳光也做了好几年了,这几年里你觉得项目有一些什么新的变化,新的进展?

 

王小永:驻校社工项目是在摸索中前进的,一开始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做,经过几年的操作,驻校社工项目无论从志愿者的培训还是课程的设置,与校方的沟通,都越来越有条理。从今年开始机构专门交给了我一个任务,就是制作一个属于西部阳光的系列驻校社工课程,我最近刚把这些课程全部做出来,以后也会进一步完善。

小学
新鲜有趣的课程让学校生活多姿多彩
驻校社工

 

营养早餐
给孩子理发
营养早餐
孩子们给王小永写的信
被孩子们喜欢是最大的幸福

 

网易亲子:孩子们喜欢你吗?

 

王小永:应该是非常喜欢的。我举个例子,我刚到学校的时候,学校里基本上是死气沉沉,尤其是一到星期六星期天或者下午放学以后,学校里面就空荡荡的了,非常安静,我们到了以后,学校的老师都说,你看现在学校里每天都热热闹闹的,有学生给老师们做伴了,多好啊!

 

网易亲子:能给我讲一个和孩子有关的故事吗?

 

王小永:去年有一个星期六早上七点多,孩子们到学校来找我,敲门喊着:“石头老师,赶快出来陪我们一起玩!”我开始没搭话,因为我那对一天特别累,想先好好休息一下。过一会儿看我没起床,他们就不喊了,我听到他们在外面喊口号,喊一二三,就是平时上体育课的时候我教他们的那样,他们带着队,几个孩子在那里围着学校跑,又过了一会儿他们跑完了,看我还是没动静,我就听到外面有几个孩子说,“石头老师可能累了,我们不要把他吵醒了。”然后外面就一直再没什么声音了。

 

晚点我起床推门一看,他们就在门外面,几个孩子在玩抓石子的游戏。

 

网易亲子:一直在等你?

 

王小永:对,一直在安静地等着我。

驻校社工

 

一年只回家几天,没时间谈恋爱结婚

 

网易亲子:你现在一年能回几次家?

 

王小永:就过年的时候回去几天。

 

网易亲子:你结婚了吗?

 

王小永:还没有。

 

网易亲子:有女朋友吗?家里人会给你介绍吗?

 

王小永:没有,呵呵。原来介绍,后来我把我自己所做的这些事情和家里人说清楚了,他们也就理解了。

小学
中秋节和孩子们一起渡过
王小永
扎根在了这大山里
也希望找到志同道合的那个“她”,一起在这里扎根下去

 

网易亲子:没有考虑过自己的个人问题吗?

 

王小永:这方面我以前也和大家在一起交流过,我现在基本上是一门心思都在公益领域,如果牵涉个人事情太多的话,精力就不够用了,心思就不会全都在这里了,所以我对我自己的个人问题还没有太多的想法。

 

网易亲子:完全没有考虑吗?你家里人肯定会有意见呀。

 

王小永:家里人原来是有意见,但是现在他们知道他们的孩子做得不是坏事,所以从原来的不理解慢慢变成了现在的理解和支持。

 

网易亲子:你觉得做公益和谈恋爱成家是矛盾的吗?

 

王小永:没有矛盾,但是像我这样的人,想一直在这里做事情,所以不想有太多的牵挂,中国的公益还在起步期,我想通过我自己影响身边的人,一起来做公益。当然如果能遇到志同道合的另一半,我当然也不会拒绝。

 

采访:勾俊杰  编辑:志秋  时间:2013年